杰瑞德•格林:自然的哪些方面能够改善我们的_海口时顺旭维设计有限责任公司 
咨询热线

4006-256-896

网站公告 欢迎来到九江海口时顺旭维设计有限责任公司园林古建有限公司网站。我们承诺:诚信为本,市场永远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新闻资讯

CLASSIFICATI

 
联系我们

4006-256-896

地址:江西省九江市濂溪区生态工业园安泰路110号海口时顺旭维设计有限责任公司大厦
电话:4006-256-896
传真:+86-792-62775445
邮箱:256984125@qq.com

查看更多

杰瑞德•格林:自然的哪些方面能够改善我们的

时间:2018-04-24    点击量:

更多:

  2015年ASLA芝加哥年会上,密歇根大学的MaryCarol Hunter表示:“我们知道身处自然能够提高我们的健康,但是我们很少知道能产生这些积极效果的特定特征。” 亨特和马克•伯曼(芝加哥大学的一位心理学家和神经系统科学家)所做的一些研究正辨别出这些特征。其目标是将这些特征的知识转化成景观设计师和其他设计师能应用的设计原则。这些研究是在TKF基金会的赞助下进行的,这个基金会在过去的20年里资助了上百万美元建造了130多个小型的康复公园,并且资助对紧密的城市区域中绿色空间的健康效益的研究。TKF基金会想知道:随着城市中绿色空间规模的减少,我们怎样才能获得最大的效益?
  人类从荒地中进化而来,但是大部分人身处城市环境中。虽然我们本就与祖传的景观相连,但我们一直生活在嘈杂的城市环境中。野生景观不能全部的转变成城市环境,但是“一些元素能够被运输到市区。我们几乎会获得野生区域的效益。”

  身处自然能够提高我们的幸福感以及集中力
  首先,我们应该查看亨特和马克•伯曼指导的一些研究,证明自然产生的健康效益。亨特以及各个领域的合作伙伴创造了一个移动电话应用程序,研究调查对象,记录他们对自然的反应以及摄影与他们相连的自然情境。这个实验在之前详细报道过,但是到目前为止主要的发现是调查对象每周身处自然2、3次,每次10分钟,就足够产生恢复效益。另外,在小型的城市公园或是住宅庭院中而不是大型公园里最能体验到“自然药丸”的功效。使用这个应用程序得到的结果通过测试压力生理效应的皮质醇和唾液样本得到确定。
  之后马克•伯曼在芝加哥大学描述了自己的研究。在一个实验中,一些调查对象被要求步行4千米(2.5英里),花费50分钟,穿行于紧密的城市环境中,而另一些调查对象在植物园中穿行4千米。在芝加哥实验室周边任何一条路步行的调查对象会进行压力满格的倒背数字作业测验,用来测试集中力。这个测试包括倒背一系列的数字。随着数字串变长,调查对象会越来越难的倒背出来。伯曼发现穿行于植物园的调查对象在工作记忆上有20%的提高。更近一步的研究表明城市区域或自然情境中的调查对象都有类似的效果。

  提高健康效益的自然元素
  亨特和伯曼要放大产生幸福感和提高集中力的特定的自然元素。但是这有更多突出的问题。只考虑下这个问题:“它们使区域变得漂亮,所以我们想要出去锻炼;它们净化空气;它们帮助我们达到休息率;获得以上所有的效益。”现在想想需要隔离和考虑的自然的其他元素。
  伯曼猜想自然效益会与它产生的“软魅力”有关。“自然能吸引我们的注意力但不是全部的注意力。我们会观赏一个瀑布,但我们的思维会飘远,思考其他问题。相反,在纽约市时代广场上,我们的思维不会飘走。在这里,我们不会做白日梦。”
  伯曼正在对自然和城市图片元素进行分类,通过亮度、色值、饱和度、色度进行编码,然后计算这些元素的标准差。他也将分析了这些图片的灰度熵,移除所有的颜色,只查看图片中内容的复杂度。他表示自然的图片更加复杂,所以有很高的灰度熵。他也正在基于它们是否有弧形或笔直的边缘评估图片。“颜色、结构以及它们之间的互动都意义重大。”通过运算方法演算所有的数据,伯曼说他能推测出这个情境的自然化程度。这些倾向有80—90的准确度。
  伯曼的运算方法告诉他颜色比是否有直线边缘或硬边缘对自然概念的影响较小。这意味着所有类型的设计师能够模拟自然的边缘,创造一些效益。
  亨特正在做自己的分类学,因为她的目标是将科学引入景观设计中。她一直将物理景观属性从其应用软件收集的图片中分离出来,基于自然、复杂性、结构性连贯、形状、面积、开阔、可达性、安全和参与度进行分类。
虽然她的分析正在进行,整个的设计原则还没有准备好,但亨特通过她的研究发现活跃性是无论何时何地都会放大的。她将活跃性定义为天空和地表水之间的互动,产生闪耀的效果,发散软魅力。
  框景——观察者附近的物体部分是模糊的,能显示出远处的事物——也能建造出安全感和连续性,应与景观设计融合的一个设计元素。
  长远目光
  但是这些只是起点,因为全部的设计原则快要完成。亨特表示研究中还有许多其他事项,一些人查看声音在自然健康效益中的作用。一位观众成员好奇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自然的触觉元素和嗅觉元素。亨特说他们首先从视觉元素开始,但是其目标是扩大其他感知的认识。
  美国景观建筑协会理事、Graham Landscape Architecture事务所以及TKF基金会的长期顾问杰伊•格拉哈姆表示他们的努力会显示出科学研究能建造更加成功的庇护所。所有的研究——也包括罗杰•乌尔里希(Roger Ulrich)的一份研究,他是对Brian Bainnson在波特兰Legacy Emanuel Hospital建造的一个康复花园的研究,以及另一个是马里兰大学、美国景观建筑协会理事杰克•沙利文对华盛顿里德陆军医疗中心的一条康复道路的研究——一直到2018年结束。然后,TKF基金会将这些发现公布给媒体、决策者和公众。
  正如格拉哈姆解释的一样,TKF基金会想要教育公众关于为什么小型的城市绿色空间很重要的原因,因为根据他们内部的研究,“公众不会记住自然的健康效益。”景观设计师就扮演着一个主导的角色,将自然融入城市,建造能显示出这种转变效应的空间。其理念是如果建造了更多以证据为主的城市绿色空间,一些效益能通过研究明确的展现出来,公众就会一目了然。

  高银锋/译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服务项目 案例展示 新闻资讯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地址:江西省九江市濂溪区生态工业园安泰路110号海口时顺旭维设计有限责任公司大厦 电话:4006-256-896 传真:+86-792-62775445
Copyright © 2018-2020 首页-海口时顺旭维设计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海口时顺旭维设计有限责任公司